English 繁体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 北京新发展集团 >> 重要信息 >> 国际展望 >> 正文
以色列创新启示录                

  土地贫瘠、战火环伺的“弹丸”小国以色列,如何能够崛起这样一个创新国度和创新城市?它的崛起能给中国,带来哪些启示?

  特拉维夫——以色列的创新中心,其面积不到52平方公里,人口40万。但这里,三分之一人口是18岁到35岁的年轻人,每431人中就有1人在创业,每1平方公里就有19家创业公司,是全球人均创业者最多的城市。

  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创新城市之一,特拉维夫拥有以色列60%以上的创新种子公司,每年有数十家创新企业被谷歌等高科技公司收购,并被誉为“欧洲创新领导者”和“仅次于硅谷的创业圣地”。

  这种全社会对于创新创业的热情从以色列的产、学、研等各类机构的很多细节都可以发现。

  以色列理工学院每年约有1/4的毕业生都选择创业;

  特拉维夫大学设创新中心开创业课,并自诩为“创业公司”;

  以色列很多大学都设有技术代理公司,帮助和促进大学的技术成果进行转化……

  土地贫瘠、战火环伺的“弹丸”小国以色列,如何能够崛起这样一个创新国度和创新城市?它的崛起能给中国,带来哪些启示?

  以色列理工学院毕业生1/4选择创业

  在特拉维夫街头,你能见到的最多的就是年轻人了。这里1/3人口是18岁到35岁的年轻人。在海边、在咖啡厅、在孵化器、在图书馆、在实验室,他们的年轻不断给这座城市的创新创业增添活力。

  “这里1平方公里有19家创业公司。”在特拉维夫一间公共图书馆改成的创业孵化器中,特拉维夫市政府国际关系主管Mira说。在这个孵化器里有十几家创业公司,但他们只占特拉维夫市早期创业公司的1%。

  而来自以色列理工学院的统计显示,他们每年1/4的毕业生都会选择创业。不仅本土大学毕业生热衷创业,很多年轻人,从欧洲,从法国、德国来到这里,开始他们的创业。而这些不断新兴的创业公司就是以色列创新力量的源泉。每年都有数十家甚至上百家的创新企业被全球的高科技公司收购。全球所有打车软件的“原形”GetTaxi就诞生于这里。人们甚至说,以色列的“特产”就是这些创新公司。

  这些创新企业,除了来自于“创意”,很多也来自于研发机构的技术成果。

  “无需额外能源,这些工业废气里的CO2通过我们的装置就可以实现回收和再利用,变成燃料、肥料等。”在特拉维夫的一处小楼里,NCF公司创始人David Banitit为对这家新能源创业公司的核心技术如此表述。

  最初,这项技术只是以色列最顶级研究机构魏茨曼研究所的一项研究成果。David Banitit说,每年魏茨曼研究所都会有很多的技术成果出来,而作为企业他们可以选择感兴趣的技术和研究所谈判获得该技术,“对技术的获取可以是买断,租赁或者是合作产业化,研究所那边可以获得现金、一段时间的租赁费用或者是股份”,David Banitit说反正企业从研发机构获得技术的形式有很多种。

  当初瞄准全球温室效应带来的商机,他选择了这项技术,并通过产业化打造了这家他口中的“世界上唯一一家能够为排放者带来营收的技术企业”。

  以色列发达的风投行业也为大量这样的创新创业企业发展带来肥沃的土壤。

  “我们有一位天使投资人,他的首笔投资足够我们前期产业化,现在我们已经与一些钢铁制造商达成初步合作意向,但我们也正在寻找另一笔1000万美元的资金。”David Banitit说。

  技术代理,

  大学设公司推销技术成果

  而在产学研领域,作为“创业的国度”,以色列有着一套运作成熟的产学研创新合作机制。在此之中,供应商、研究者、工程师等角色相互联系而又独立,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创新生态系统。

  还有很多以色列企业通过转换高校科研技术实现盈利,其中一个典型案例是全球著名内存卡生产公司闪迪(Sandisk)公司。2009年,该公司与特拉维夫大学合作,成功研发出64G闪存卡,成为当时储存量最大的闪存卡。

  “很多企业会经常点开我们的网站,看看我们又有哪些新专利上线,然后从中发现商机。”Ramot公司CEO Shlomo Nimrodi如是说。作为特拉维夫大学的商业运作中心与技术转化公司,Ramot会将校内师生研发产生的技术“推销”出去,寻求潜在的合作伙伴。目前,Ramot公司的技术已成功“催生”出超过57家公司。

  “特拉维夫大学还设立了一个创新中心,欢迎具备企业家精神的在校人员加入。它相当于一个孵化器和加速器,让他们可以实现自己的创意。同时,大学也开设了一门创业课程,提供给那些有创业想法的学生报读。此外,特拉维夫大学还有成熟的商业运营模式。学院进行研究,可以通过自己的模式寻求投资,然后通过学校的技术转化公司,将研究成果转化成可以进行商业用途的技术”,特拉维夫大学校长Joseph Klafter说。

  而几乎每家以色列大学都有类似的技术代理公司,例如希伯来大学的Yissum科技研发公司,以色列理工学院的T3(以色列理工学院科技转化机构简称)。

  这些技术转化公司究竟如何操作?

  以色列理工学院T3的介绍中写道,“我们的商业化途径有三种,包括邀请企业入驻,共同鉴别、孵化具有商业化潜质的技术;注册专利技术并成立公司;在有天使投资的孵化器里,与那些拥有该校技术专利的独立公司合作。”

  一般而言,这类技术转移公司享有其所在大学全部研究成果的使用权,大学不得再将技术专利转让给除技术转移公司之外的其他商业机构。而研究人员也不参与公司的任何经营运作,他们的作用主要是提供技术性的咨询,只能在有限的范围、有限的期限内,承担公司的非管理职位。

  而整个过程中,研发所得的专利技术始终属于学校所有。而转化后所得利润,将由学校、投资人、研究者进行分配。

  政府角色,做创新的“天使”

  “创新之国”以色列为什么吸引如此多的年轻人?为什么可以让那么多人去创新创业?“良好的创业生态”成为每个年轻创业者都提到的答案。这种创业生态,并不单指公平高效的政府扶持体系,而是一个由创业者、投资机构、孵化机构等全方位、运作成熟的创业体系。

  政府如何引导和打造这种“生态”?以色列的启示是,政府在扶持创新创业时,应该是给空间、给服务、给政策,但不要直接给创新创业者钱。

  “我们会从创业者的角度,提供尽可能完善的基础配套服务。”特拉维夫市政府国际关系主管Mira举例称,该市政府就在城市CBD为创业团队提供每月仅需75美元租金的众创空间。而当地的会计师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都会在项目融资到30万美元前提供免费服务,直到融资成功后才需缴纳律师费和会计费。

  市政府专注于创新创业的配套,而国家则早在20多年前就引导成立风险投资,它成为现在以色列创新创业中最重要的角色和土壤。1993年,以色列政府出资1亿美金,创建10只风险投资基金。其中政府投入40%份额,但要求另外的60%份额的合作方必须包括国外的风险资本公司。

  “Yozma计划的思路是,政府出钱做投资,如果失败,不用还政府钱,但如果投资成功,合作方可以相当于本金和利息的便宜价格买下政府所持有的全部股份,目的是吸引国外的风投。”以色列风险投资之父、Yozma集团创始人Yigal Erlich告诉记者。

  这种模式吸引了全世界的风投。Yozma计划启动5年筹集到了2.6亿美金,到2000年,筹集资金总规模到32亿美元,投向数百家以色列创新创业企业。

  政府出钱,但也要坚持“不干涉市场”,对于创业项目的选择,仍由风投机构自行决定。在特拉维夫的一家技术孵化器有两个重要的委员会。来自工业、商界和学术机构的专业人士构成政策制定委员会;而来自企业、行业高管、高科技企业研发负责人、大学和学术机构的项目委员会。其中,由后者负责项目的筛选,并在孵化阶段履行监管、引导、定向和咨询的职责。

  在以色列,每个孵化器的背后都有一只或数只风投基金,进入孵化器则意味着部分获得风险投资的青睐。

  一个创新创业的项目通过孵化器的项目委员会筛选才能进入孵化器,而后提出申请,经孵化器董事会审核后,才由政府的首席科学家办公室给予基本运营经费。

  也就是说,只有当初创企业能够在市场上说服投资者投资,政府才会出大部分的经费通过孵化器补贴到创新企业。

  此外,以色列还立有“天使法”,以法律鼓励早期的投资行为:符合资格的投资者,如果投资本土的高科技企业,就能减免相应额度的税款。以减税的代价来刺激企业投资创新创业。

  这种组合让以色列政府和市场完成了良好的互动和配合:

  市场效率高,于是即使是国家牵头成立的科技孵化器也在几年后就进行了全面私有化以提升效率;市场趋利避害,于是政府承担风险,引导市场资本投向创新创业企业。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2018/1/2 16:26:47   

    版权所有:北京新发展集团 Copyright(C)2011 Corporation All Ris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17792号 Tel:010-69376291
    友情链接:万利彩票  博乐彩票  万利彩票  顺发彩票注册  博乐彩票注册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